你好,欢迎来到中国珠宝行业网

哥伦布时代海水珍珠的宝石学及放射性碳测年的研究

时间:2018-02-07 16:05:30    来源:国检珠宝培训中心

几千年来,美洲原住民一直对珍珠有种独特的爱。这种美丽的宝石一直与精神力量、社会地位和女性的生育能力联系在一起。

在蒙特苏马(Montezuma,1475-1520,古墨西哥的统治者——译者注)宫殿中曾发现珍珠,被墨西哥和秘鲁居民视若珍宝。

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西班牙殖民时代彻底的改变了当地原住民的生活。他们被殖民者奴役着去开采收集宝石,其中就包括当时最受欢迎的珍珠。

蒙特苏马画像

蒙特苏马画像

在16世纪早期,美洲新大陆的珍珠主要来自委内瑞拉附近岛屿的珠贝养殖场,少量来自哥伦比亚海岸和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亚湾。

在美洲新大陆刚被发现的数十年内,由于东半球的大量需求,天然珍珠的产量达到了顶峰。

西班牙殖民时期,在委内瑞拉海域岛屿中产出大量天然珍珠

这些珍珠被运往西班牙,以供贵族和罗马教会做首饰和陈列品使用。在文艺复兴时期,由于美洲的海水珍珠大量涌入,珍珠在欧洲市场尤为盛行。时至今日,著名的漫游者珍珠(La Peregrina Pearl,曾有者为伊丽莎白泰勒——译者注)和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汉诺威珍珠(Hanoverian pearls)仍是光彩如新。

漫游者珍珠

漫游者珍珠

伊丽莎白一世画像,佩戴汉诺威珍珠

伊丽莎白一世画像,佩戴汉诺威珍珠

据拍卖行的销售记录和档案记载,“老珍珠”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然而,西班牙人未能理解可持续收获的重要性,对天然珍珠资源缺乏保护。截至十六世纪中期,由于当地土著叛乱,天然海水珍珠的产量大幅度下降。

在十七世纪,人们试图恢复采珠,十八、十九世纪都有小规模的珍珠采集。直到现在,委内瑞拉的纹章上都能找到珍珠的身影。在这一时期,珍珠被广泛运用在珠宝中,在流传下来的画像中可以看到,各个阶级的女性身上都戴有多串的珍珠、珊瑚制的项链、手链、耳环等。

在委内瑞拉纹章上的珍珠采集和首饰图样

在委内瑞拉纹章上的珍珠采集和首饰图样

此次检测中所采用的样本为75粒巴洛克珍珠,尺寸从3.46 × 2.80 × 2.17 mm 到 31.41 × 16.86 × 10.25 mm不等。据收藏者述,这些标本为产自中美或南美洲的天然珍珠,有迹象表明它们曾被埋至地下,其具体来源不详。

尽管这批样品的形状和大小各不相同,但他们的外观特征是类似的。样品中有53件已穿孔被串制成项链,其余的未穿孔。这些珍珠在被发现前就已有钻孔,但近期才被串成项链。

从哥伦比亚时代早期出产的天然珍珠项链,中心的“水泡珍珠”(31.41×16.86×10.25mm)由多个小珍珠连体长成

  从哥伦比亚时代早期出产的天然珍珠项链,中心的“水泡珍珠”(31.41×16.86×10.25mm)由多个小珍珠连体长成

钻孔的轮廓还留有“手工”痕迹,与钻孔机所留下的圆润光滑的孔痕相反,手工钻孔的边缘会呈现锯齿状。大部分的珍珠呈现白色或奶油色,其中有少量珍珠的表面沾有红褐色的污渍。

显微镜下可见珍珠层中重叠的文石片层,珍珠老化的痕迹也清晰可见,包括表面的磨损、珠层的层状构造、以及部分裂纹。但是,其中仍有部分保存十分完好的珍珠,由内而外透出的强珍珠光泽彰显了它们的极佳品质。

珍珠表面出现的各种老化现象

珍珠表面出现的各种老化现象

此外,在未穿孔的样品中还有一颗“水泡珍珠”,与珍珠项链最下面的那颗大珍珠同属一类 ,是将聚集在一起的贝附珍珠连同珠贝基底一起切割打磨而成的,形似水泡因而得名。

这些珍珠产自委内瑞拉,是在佛罗里达海岸线上的一艘殖民时期的西班牙沉船中被发现的。

部分样品,在碳测年试验中使用的为最左侧的“水泡珍珠”上获得的粉末。

部分样品,在碳测年试验中使用的为最左侧的“水泡珍珠”上获得的粉末。

样品中的十粒未钻孔的天然珍珠,尺寸为6.65×6.50×5.10mm到8.20×7.84×5.92mm。

样品中的十粒未钻孔的天然珍珠,尺寸为6.65×6.50×5.10mm到8.20×7.84×5.92mm。

在RTX射线下观察这批样品,有些珍珠内部结构相对致密,只有几条微弱的生长弧。连体珍珠在此批样品中也十分常见,它们内部或有自然形成的同心生长环,或仅在各珍珠边缘处可见分界线或褶皱。其他可观察到的结构包括天然同心生长环和(或)富含有机物的深色中心,同时伴有自然生长弧。

RTX图像下的天然珍珠

RTX图像下的天然珍珠

“水泡珍珠”连接部分的外观和结构都十分有趣,它是许多小珍珠的集合体,底部平整,为所附生的母贝壳。它的内部结构也和外表相对应,有许多小的生长中心,同时可见边界线。这些小的生长中心常出现贝壳硬蛋白富集,在成像中呈黑色。

综上,这些样品都呈现天然形成、无人为干涉的痕迹。

RTX下的“水泡珍珠”

RTX下的“水泡珍珠”

X射线仪可以通过锰含量的不同来区分海水珍珠和淡水珍珠。

在X射线下,淡水珍珠可能表现出明显的黄绿色荧光,而海水珍珠通常是惰性的。当养殖海水珍珠的珍珠层厚度较薄时,还可检测出其中的淡水珠贝核。此次检测中所有的珍珠都呈荧光惰性,可见它们都是海水珍珠。

X射线荧光光谱法检测出在大部分样品中的主要元素为钙,微量元素为锶,锰的含量极少,再次佐证了样品均为海水珍珠。这一结果与先前对海水珍珠中锰和锶浓度的研究结果相一致。样品中具有红褐色斑点的珍珠表面检测出较高的铁,这些污渍可能是由于珍珠在漫长的历史中,所储存的环境中有氧化铁的存在,对珍珠的表面造成沁染。 

亚利桑那大学对其中一颗“水泡珍珠”的珍珠粉进行了碳14测年,结果为776(±25)年,根据数据库校准对比,其存在年限应为1455-1615年(误差5%)。

东京大学对同一样品的珍珠粉,及一额外珍珠样品分别做了碳14测年,珍珠粉的结果为713(±16)年,珍珠的结果为719(±14)年。同样根据数据库校准对比,珍珠粉的存在年限应为1491-1648年(误差5%),珍珠的年限应为1487-1644年(误差5%)。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由于校准曲线的不连续性,碳测年的所有结果都不可能相同。

综上,两所实验室的结论都可证明,该批样本均来自于哥伦布时代早期,当西班牙大量开采中美洲及南美洲的天然珍珠的时期。

同一批次样品中,有10粒散珠在古柏林实验室进行了检测。X光下可见珍珠的自然生长纹,EDXRF化学分析可确定该批珍珠为海水珍珠。这些珍珠表面有陶瓷或粘土状态残留物,可能是由于在陶罐中储存了数百年而沾上的。其中的5粒样本在瑞士做了放射性碳测年,结果也显示这些珍珠是来自哥伦布时代早期。

在大多数情况下,可以通过测量锰、锶的比例来区分海水珍珠和淡水珍珠之间的区别。

珍珠表面的粘土状残留物

珍珠表面的粘土状残留物

古柏林实验室通过放射性碳定年确定这批样品的年龄为哥伦布时代早期。

放射性碳测年有助于测定珍珠的年龄、来源和(或)其他有价值的信息。此项研究中,不同的实验室均证实了此批珍珠是产于哥伦比亚时代早期,地方性海洋储层校正显示该批珍珠来自加勒比海域。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放射性碳测年结果表明,这些珍珠的年龄不尽相同,且很可能早于1541年。某年的飓风和海啸摧毁了厄瓜多尔的努埃瓦(Nueva)镇,这些珍珠或许在飓风中被掩埋。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不同实验室所得出的放射性碳测年结果通常会有差异,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都灵裹尸布(Shroud of Turin,据《圣经 新约》中记载,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之后,用来包裹耶稣尸体的裹尸布——译者注)。

综上,通过宝石学和化学分析,均可知该批样品为天然海水珍珠,极有可能为珠母贝属的马氏珠,且产自西班牙殖民时期。

来自同一供应商的的天然珍珠,表面状态良好。此批样品未经检测。

来自同一供应商的的天然珍珠,表面状态良好。此批样品未经检测。

这项联合研究表明,放射性碳测年可以在测定珍珠年龄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并区分天然珍珠与养殖珍珠,还可检测其来源。这项技术需提供微量的样品粉末(约5mg)进行提取和分析,在未知地理来源的珍珠检测中可能有所局限。淡水珍珠由于其生长流域潜在的地质特征(例如石灰石),在检测中可能会带来额外的挑战。1955年以后形成的珍珠由于具有原子弹放射性碳水平,使得获得准确的结果更加困难。

据研究,此次所采用的珍珠和贝壳样品均产自加勒比海域,采于哥伦布时代早期。常规宝石学研究证实,它们是天然海水珍珠,很可能为马氏珠。由三家检测机构所作出的放射性碳测年结果显示其年龄一致,应为欧洲殖民者刚发现美洲时期(十五世纪末至十七世纪)。这些珍珠没有被运回欧洲,因此推测它们应属该地区的美洲原住民所有。在这数百年中,其储存条件仍是未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