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中国珠宝行业网

《权利的游戏》中龙母身上的珠宝历史原型大揭秘!

时间:2018-08-01 15:37:52    来源:互联网

不管你是否追剧,有一部熊孩子看了会脸红,成年人看了飚荷尔蒙,充斥着金钱、权利、爱情、欲望的神剧一定格外频繁的出没在你的朋友圈,猜到是哪部了吗?

对啦!就是《权利的游戏》!

 

 

一转眼《权利的游戏》已经拍了6个年头,第七季在豆瓣更是突破天际的9.7分!李老湿突然觉得是时候聊聊这个剧——里的珠宝了……

 

 

 

作为整部剧最闪耀的女性之一,第七季龙母Daenerys Targaryen一登场就斜跨一根霸气的龙头银链,女王气场爆棚。同款身体链目前官网售价3650美元(约24698人民币)

 

 

这种气场满满的佩戴方式,其实源自战火纷飞的拿破仑时代(1804-1815),灵感就是士兵的背带。

 

 

但在龙母还没有今天的地位时,李老湿就已经注意到了她身上的另一种低调但同样富有攻击性的配饰——三只龙头组成的环形胸针。

 

 

 

不仅是龙母,剧中那些佩戴环形胸针的人,无一不是战力爆表、人气超高,即使死后还一直被津津乐道……

 

 

 

《权利的游戏》中服装道具之所以饱受赞誉,是因为参考了大量的历史遗物。这些气场强大逼格高还象征了阵营和身份的环形胸针,自然也有迹可循。

 

 

 

其实它们来自历史上同样战斗力爆棚的民族——凯尔特人。

 

1 战斗民族凯尔特人

 

凯尔特人是一支球队古代欧洲的一个民族群体,现在的爱尔兰人很多就是凯尔特人的后代,你们熟悉的男神,很多也是凯尔特人的后代,比如这位:

 

 

历史上的凯尔特人超!能!打!

 

亚瑟王和圆桌骑士就是凯尔特人。亚瑟王当时是不列颠的国王,就跟大清朝差不多,虽然历史上是汉人的地盘,但满人说了算。

 

 

 

亚瑟王成名靠的是怼走了入侵不列颠的盎格鲁-撒克逊人,但世事弄人,现在不列颠的主人,正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后人......

 

 

许多年以后,英国人又琢磨着把爱尔兰收归国有,于是又开始跟爱尔兰的凯尔特人撕逼,这场撕逼大战还被拍成了一部电影,叫《勇敢的心》。

 

 

2 女王来了!

 

 

 

爱尔兰寒冷多风,古代凯尔特人必须穿的厚一点。厚实的布料只有同样厚实的别针才能牢牢hold住。这种别针中央的那根针可以沿着环移动,只要稍微转动,就能把面料紧紧夹住。

 

 

1820年代,这些失落已久的古老胸针被陆续发现,但直到1845年,爱尔兰官方才允许民间进行复刻。

 

 

古代凯尔特胸针

 

 

古代凯尔特胸针

 

那时主要有两家位于都柏林(爱尔兰首府)的公司制作这种胸针,一个是本土的地头蛇West&Son,另一个是来自伦敦的过江龙George Waterhouse&Co.,两家公司一心想把对方踩在脚下。

 

 

 

但怎奈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刚想憋足劲儿大干一场,爱尔兰爆发了19世纪最大的饥荒——马铃薯饥荒。

 

 

 

马铃薯是爱尔兰人最重要的口粮,这场饥荒由马铃薯晚疫病造成,一直持续到1850年,5年间,爱尔兰人口锐减1/4。

 

 

 

1849年,维多利亚女王在大臣们的提醒下想起还有爱尔兰这个小弟,觉得有必要亲自去一趟,安抚下小弟因为饥饿而躁动的情绪。距上次英国国王访问爱尔兰,已经过去了接近20年。

 

机灵的West&Son抓住这次几十年不遇的机会,通过爱尔兰皇家科学院赠送给女王一枚胸针。

 

这枚胸针的原型发现于一个叫Cavan的地方,所以按照当时的套路应该叫Cavan胸针,但得知女王收下这枚胸针后,West&Son立刻给胸针起了个新名字——「女王胸针」(Queen’s Brooch)。

 

 

West&Son送给女王的胸针

 

为了让这枚胸针更有爱尔兰特色,胸针上的珍珠和黄金都产自爱尔兰,如果打个标签,就是Made in AI ER LAN。West&Son还生产了数量更多的镀金版和银版,即使今天也能在古董商店见到它们的身影。

 

 

West&Son制作的镀金女王胸针

 

 

West&Son制作的银质女王胸针

 

100多年前可没现在这么多明星,女王就是最大的明星,戴啥火啥,所以这种胸针成了很多少女的必备时尚单品。

 

 

3 转手赚了200倍的塔拉胸针

 

没等West&Son高兴多久,George Waterhouse&Co.就找到了翻身的机会。

 

 

 

这枚叫塔拉的胸针(Tara Brooch)发现的很偶然。如果没这件胸针,George Waterhouse不会被世人铭记,单凭女王,环形胸针也不会流行几十年。

 

 

塔拉胸针正面

 

 

塔拉胸针背面

 

20多年后,回忆起那时的情景,George Waterhouse依旧记忆犹新:

 

「1850年8月24日,一位贫苦的妇人来到德累斯顿的一个铁匠铺门口,从怀里掏出了一件脏兮兮的环状物,说是孩子在海边玩耍时捡的,想卖点儿钱维持生计。

 

 

 

但铁匠掂了掂觉得太轻,哐的一声把门关上了。有位制表师知道了这件事,隐约觉得这枚胸针不简单,于是掏了几先令把胸针买了下来。

 

 

 

精心的清理后,制表师带着这枚胸针来到了爱尔兰首府都柏林找到了我。后来我知道,价格比他购买这枚胸针时翻了200多倍。

 

 

 

即便如此,看着这件胸针,我仿佛感觉站在了人生巅峰,而West&Son则被我狠狠踩在脚下,只得咬碎了牙买下来。」

 

按照套路,这件胸针应该以发现地命名,但有了「女王胸针」的先例,George Waterhouse怎么也不会给贵到肾疼的胸针起一个平凡的名字。

 

传说爱尔兰有块命运之石,爱尔兰的国王触碰时,石头会发出呼喊。这块石头的所在地是颇有传奇色彩的塔拉山。于是这枚胸针被称为塔拉,暗示胸针之王。

 

 

 

这枚胸针也没有辜负这个名字。1851年伦敦世博会上这枚胸针大放异彩,胸针的复刻品的销量也好到爆!

 

 

1851年世博会对塔拉胸针的报道

 

 

George Waterhouse&Co.制作的塔拉胸针

 

 

George Waterhouse&Co.制作的塔拉胸针周边产品

 

嘚瑟了接近20年,1868年这枚胸针以200英镑的价格被爱尔兰皇家科学院收归国有(那时普通仆人一年只能挣6英镑左右)。于是这枚本来要被铸成农具的胸针,就这样成了爱尔兰的国宝。

 

4 后来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

 

英国惨胜,元气大伤

 

爱尔兰趁机起义,1921年宣布独立

 

想必,那场饿殍遍地的饥荒

 

爱尔兰人从来都没有忘记……

 

 

 

又过了40年,1960年

 

打了一辈子的两个老伙计

 

West&Son和George Waterhouse&Co.

 

商量好似的在这一年选择关门歇业

 

或许是真的累了

 

是时候一起喝杯咖啡了

珠宝行业机构

战略合作伙伴

合 作 院 校